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前端(1/2)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目录

阿莫恩惊讶地看着已经从那高高的石质“王座”上起身的弥尔米娜,如水晶熔铸般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困惑:“你怎么提前把化身收回来了?那边的探索行动出什么问题了?”

“不……探索还在继续,我提前返回了,”弥尔米娜的身躯如一座灯塔般站立在忤逆庭院中,云雾一般的裙摆中有无数的魔法符文在时隐时现、重叠组合,但和往日不同的是,这些符文此刻全都呈现出一种“重影”般的状态,其朦胧的边缘扩散出一层又一层的幻象,这位“魔法主宰”侧头看了身旁的圣洁巨鹿一眼,轻轻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遇上点问题,我需要调整一下自身……”

“出状况了!?你没事吧?”阿莫恩一听这个顿时有点紧张,“战神神国那边有什么东西对你产生影响了?”

“和战神神国无关,”弥尔米娜走下高台,那些缠绕在她身上的、用于压制、隔绝精神污染的符文束环随之在空气中无声解体,化为星星点点的光尘飘散,“……我们完成了一场试验,在试验过程中证实了魔力所呈现出的波动性质。”

“……哦,魔力的波动性质……”阿莫恩迟疑了半秒钟,微微点头说道,“那你这是……”

弥尔米娜默默看了阿莫恩一眼,犹豫两三秒钟之后才无奈地说道:“以你的智力我很难跟你解释清楚……”

阿莫恩:“……”

何出此粗鄙之言——他本想这样大声斥责,但他怀疑弥尔米娜说得有道理,万一这位“奥秘主宰”真给自己扔过来成吨的理论术语,那他一个自然之神肯定是抗不过去的,最后还得丢人。

确认了弥尔米娜并不打算详细解释这件事,阿莫恩心中倒是也看得开,他只是左右晃了晃脑袋,确认眼前这个“不请自来的蹭房客”除了看上去有点疲惫之外并无异状之后便放下心来,一边朝着自己平常趴窝上网的地方走去一边说道:“既然你这边提前结束,那我也回去休息了。这些设备就先留在这里,之前那些技术人员说可以不用管它们……将来如果咱们想派个化身‘出去’透透气,这里的装置还能再派上用场。”

弥尔米娜不置可否地站在高台前,她并没有向阿莫恩详细解释魔力观测试验的事情,但在对方即将转身走开的时候她却又忍不住开口了:“阿莫恩,你是否也曾好奇过世间万物,好奇过这个世界表象之下所隐藏的……解释?”

“你是说好奇心?”阿莫恩停了下来,头颅转向弥尔米娜的方向,“我当然有好奇心,任何一个知性个体都有好奇心,虽然我所好奇的事物与你可能不相同,你好奇着魔力的奥秘和元素的秩序,我关注着生命的变迁和进化的规律……但本质上,我们都会好奇于世间万物背后的‘解释’……就连最不知变通的战神,我相信祂也有祂曾好奇的东西。”

说到这里,这位自然之神顿了顿,注视着弥尔米娜的眼睛:“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我只是在想,我们所生存的这个世界究竟是以怎样的形式在存续和运转……看似不相干的各种事物是如何协调一致地存在于这个维度中,魔力与物质之间的界限看似清晰实则模糊,心智的力量能够干涉到物质世界的状态……这些被所有人都视作理所当然的现象背后,是否可以有一个统一的、浑然自洽的解释,”弥尔米娜轻声说道,她的声音带着一种轻微的震颤,那震颤竟仿佛是某种“敬畏”,“阿莫恩,我们这个世界呈现出如今的这幅姿态,是必然还是偶然?亦或者只是某个更加宏大的演进体系中极其短暂的一个瞬间?”

阿莫恩保持着刚才的姿态:“……啊?”

弥尔米娜却仿佛没有注意到老朋友的反应,她就像陷入了某种不受控制的头脑漩涡中,任由自己的思维发散着:“或许我们就如生活在广阔池塘中的一只小虫,茫然无知地漂浮在水面上,寿命短暂的只有一个瞬间,有一阵风吹来,将池水吹出了层层叠叠的涟漪,于是我们便在这个瞬间感觉自己窥见了宇宙的真理,认为宇宙是一层遍布着波浪的水面——但风很快便会停下,涟漪将渐渐平复,而我们有限的寿命和认知将永远无法察觉这一点……”

阿莫恩彻底停下了迈步离开的动作,他转过身来,充盈光辉的眼睛长久地注视着弥尔米娜,突然觉得以自己的智商好像真的听不明白她在说啥……

但很快这位“自然之神”便轻轻甩了甩头,他不明白弥尔米娜所描述的那番“景象”有何深意,但他似乎猜到了对方如此感慨的缘由,他微微压低头颅,以一种非常严肃的语气说道:“你在那个‘试验’中窥见了某些真理,但这个真理并不符合你的‘常识’,所以你正在怀疑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有问题——亦或者怀疑这个世界有问题?”

弥尔米娜表情怔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阿莫恩会直接点透自己的状态,随后她带着自嘲笑了起来:“……这还真不像是一个‘神明’应该产生的念头,对吧?”

“但这是凡人们经常会有的感受——每当他们在探索之路上前进,每当他们接触到全新的事物,每当他们的文明更进一步……生来弱小的凡人们习惯了这个世界的浩渺广阔和每一步踏出去之后的‘惊喜’,反倒是我们这些所谓的‘神’在面对新的真理时会像你这样手足无措,但是……弥尔米娜,你现在的状态其实是好事。”

“好事?”

“你接触到了认知之外的事物,而且听上去那东西对你的认知颠覆非常大,现在你回来了,带着满脑子的好奇和疑惑,还能跟我感慨这么多东西——想想在‘贸易战’面前疯掉的战神,想想当初失控的龙族众神……你现在理智清醒,你没注意到这点么?”

弥尔米娜微微睁大了眼睛,仿佛大梦初醒,随后过了一段时间,她脸上才慢慢露出笑容。

她看向阿莫恩,回忆着自己在不久前那个奇妙的状态中所看到的“景象”和产生的猜想,她想象着,勾勒着一个更高维度的视角——在那个视角中,她似乎可以看到眼前这位老朋友的另外一幅“样貌”,看到这个名叫“阿莫恩”的、由无数定量和变量构成的、被无数涟漪交错影响同时自身又在不断震颤的波纹……漂浮在无处不在的宇宙背景辐射中。

……

菲尔娜抬头仰望着高空那污浊厚重、遮挡着阳光的云层,看着那稀薄微弱的太阳光辉艰难地渗透到云层底部,并在天空中形成一片昏暗如黄昏的帷幕,在高空云层的浮动间,她突然轻声打破沉默:“高空的风向又变了啊……”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