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白帝子(1/2)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目录

那一瞬间,狂暴的风呼啸而过。

那一只高悬在天空之中的手缓缓抬起,遥遥对准了远方灯火通明的新海市,五指缓缓握紧。

就好像抓住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奋力拉扯!

尖锐的嘶鸣从虚空中迸发,就好像无数玻璃被划动的声音重叠在一处,令人发疯的巨响扩散。

天地晃动。

宛如正在拔动那固定苍穹和厚土的楔。

就在那一瞬间,有一道白色的影子落在了新海郊区的一座路灯下面。

“总算,赶上了啊!”

白鸽缓缓地收起双翼,落在那少女的纤细的手臂上。

好像跑完了一场马拉松一样,她已经汗流浃背,紧身的运动t恤和夜跑裤都已经湿透了,湿哒哒地贴在了姣好的身体。

可惜,无人有幸观赏。

她喘息着,看着数十公里外那一只悬浮在空中的手掌,无奈摇头。

在路灯的照耀之下,她的影子却好像活过来了一样,缓缓地抬起双手,好像拔出了什么看不见地武器,两把。

向前斩出。

于是,寂静到来。

有那么一瞬间,远方的轰鸣、飞虫的鸣叫、洒落的尘埃、流动的风、奔腾的河、升腾的火和坚实的大地都停滞了。

好像被无形的力量所冻结。

下一瞬间,一道细微到难以分辨的痕迹自她的脚下延伸而出,向前笔直的延伸,跨越了二十三公里零四百一十一米。

精确到了毫米之间的毁灭到来。

干脆利落地,那一只手掌自正中分开,向着两边落出,紧接着,又‘拦腰’而断,化作了四块。

四块未曾散开,又崩溃成八份。

一、二、四、八、十六、三十二、六十四、一百二十八、二百五十六……残酷又精密的几何级增长一直延伸到了人类观测的尽头。

到最后,破碎的源质轰然爆发。

化作了燃尽一切的火。

一切到此,在这甚至没有动作可以描述的一剑前面,划上了句号。

结束了。

“希望不会有太多的受害者吧。”

她黯然地叹息了一声,又听见裤兜里电话的声音。

“喂?我马上到!刚才我迷路了,真迷路了……你们的空投绝对有问题!我马上,五分钟,五分钟就来……哎呀,我就在路上了……”

鸽子和少女都消失了。

“天地大力·神通自在……”

当风灾之兽的手掌碎裂的瞬间,红手套脸色变作了铁青,从牙缝里挤出了声音:

“——【白帝子】!”

啪!

破碎的声音骤然从他的脸上浮现。

碎裂的痕迹扩散,转瞬间,好像有无数乱刀劈斩一样,他半身都化作了血肉模糊,无形的刀剑依旧不休地撕裂着他的躯壳,直到他脖子上的吊坠发出哀鸣——那个面目空白的小人偶碎裂成了粉尘。

空白人偶代替他,承受了白帝子那一剑的余威的余威。

可哪怕泄露出的最后一丝‘辐射’也令他苦不堪言。

就连他手中的灵魂具现物—嗤笑鱼缸上也浮现出一道惨烈的缝隙,里面的两只鱼苗有一只已经翻了肚皮。

另一只也半死不活地摇晃着,眼见没有多长时间的好活。

“妈的,那群怪物……”

红手套猛然弯腰,呕出一口鲜血,听见远处响起地沉重脚步声——军队已经开始行动了——他的眼中闪过一道狠色,从怀里掏出了起爆器,猛然按落。

布设在教堂四处的塑胶炸药上亮起了最后的倒计时,这样以来,最后的的痕迹也会在十五秒之后被彻底清除。

失败了也没关系,只要那个转生之釜还在……

他转身,向布道台伸手,可那一只手掌和他的阴狠地笑容都僵硬在了一处——布道台上空空荡荡!

没了!

转生之釜没了!

那个盒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无踪!

他狂怒地掀开了布道台,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嘶哑地咆哮了两声,在逼近地脚步声中,他发狂地将整个布道台都拆开,依旧什么都找不到。

当教堂残存地大门被猛然砸开,镇压部队突入的时候,只看到台子上站着一个双眼发红如同疯狗的男人。

他啐了口吐沫,不屑地向着那群士兵们比划了一个中指:“吃屎吧,你们这群天文会的行尸!”

他甩出了一张扑克。

扑克在空中骤然对折,拉扯着他的身体一起,紧接着,他随着扑克再次对折,再对折。转瞬间,变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点,被一个深邃的洞穴吸入,消失不见。

下一瞬间,毁灭的火光吞噬了一切。

失血过多的感觉原来并不痛苦。

甚至连痛苦都感觉不到了。

只是困,浑身上下都没有了力气,懒洋洋地,就好像什么都不重要了一样……想要睡觉,想要休息,想要让这操蛋的人生结束。

闭上眼睛,心安理得的去接受这一份漫长折磨之后迎来的饱尝——不受打扰地漫长安眠。

死亡要来了。

在见识了那么多的死,那么多不同的死亡之后,槐诗发现,自己终于迎来属于自己的结局。

并不恐怖,也并不痛苦,甚至没有什么不舍。

只是困倦和迷茫。

在恍惚之中,他感觉有人在推动自己的身体,吃力地拿着棍子顶着,向前推,一点一点的,就像是蜗牛在推动着石头一样。

他被翻了个身,趴在了一张破地毯上,被人拉扯着,拖向了什么地方。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