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回报(1/2)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目录

神他妈帝国!

你们是岛田家的吗!

槐诗睁开眼睛之后,只觉得自己有一肚子的槽要吐:这时候不应该战胜强敌之后血量回满还多了两个技能点么?

他生无可恋地看着天花板上的尘埃。

我在哪儿?

我是谁?

我要去哪里?

“还要继续吗?”

乌鸦好像在偷笑一样。

他叹息了一声,回忆起曾经体验到的杀意,仿佛能够感受到那一道暗中窥伺着自己的目光。

究竟是倒了几辈子的霉啊?

“继续!”

他咬牙,闭上了眼睛,再次沉入漆黑之中。

乌鸦似是怜悯地摇了摇头,掏出手机来,在刚刚的表情包下面又添了一行字:两顿也行。

于是,毒打继续中。

毒打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当槐诗总算能够无伤通关的时候,感觉自己都快要哭出来了。

红手套这个家伙,真不容易啊!

拒绝了乌鸦再接再厉的建议之后,他难得的用老柳付剩下的电费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只有去正式表演才会穿的黑色西装,准备出门。

“难得见你打扮的这么利索啊。”乌鸦调侃道,“打算约小姑娘去哪儿?”

“……殡仪馆。”

槐诗叹息。

哪里有什么小姑娘啊。

今天是老杨火化的日子,不论怎么样,他都得去一趟才行。

他们夫妻俩一直对自己不错,虽然主要对自己不错的是嫂子,可这年头,在你走投无路最困难的时候愿意给你一个自力更生的机会的人又有多少?

就算这坑货把自己坑的不轻,但毕竟最后也拉了一把。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能保有尊严地活到现在,不至于去搬砖捡破烂儿打黑工,都是多亏了老杨。

再说了,老杨固然有的时候不靠谱,可槐诗也不是什么高端型人才。这么多年以来,大家互相坑来坑去,几乎都快要习惯了。

所谓的朋友不都是这样么?

如今老杨要走了,他怎么都要去送一送才行。

尽管一路紧赶慢赶,可等他到了殡仪馆的时候,告别典礼已经快要结束了。

老杨做了一辈子的中介,生前人脉宽广,朋友众多,本地的亲戚也有不少,如今来送别的人乌压压的一大片。

槐诗沉默地跟在队伍后面,轮到他的时候,不敢怎么看,将手里的花放下之后,躲避着嫂子的视线,低着头又跑到后面去了。

老杨虽然死在老塘的教堂里,可对外公布的死因却是车祸。经过殡仪馆复原,面目全非的脸上竟然也恢复了曾经几分神韵,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无忧无虑的,让人不快。

这王八蛋为了钱折腾了大半辈子,最后总算把自己卖了个好价钱,得偿所愿,死得无牵无挂。

听两边来送别的人说,在清点遗产的时候,这家伙真得是给自己老婆留下了一大笔钱,足够她接下来的治疗。

槐诗听了几句之后,离开了远了一点,不想再听了。

遗体告别结束之后,就送进后面火化……出乎槐诗预料的是,虽然眼眶有些发红,可从头到尾,嫂子都没有哭,反而把老杨最后的道别会操持地井井有条,让他走得体体面面。

那个王八蛋,究竟怎么娶到这么好的老婆的?

槐诗的心情越发地复杂。

很快,葬礼就结束,在宾客们散去的时候,槐诗却接到了嫂子的话,让他到后面去一趟。

在殡仪馆的家属休息房间里,那个女人把其他无关的人全部赶走之后,关上了门,从包里掏出了厚厚的一个信封给他。

“……这什么意思?”

槐诗愕然,看着桌子上的信封,如果里面是钱的话,起码有一两万。

“拿着吧,这是老杨欠你的。”

她像是惭愧一样地笑了笑,“以前的时候,他做了那么多事情,都是为了我,归根结底,也应该是嫂子对不起你。

小诗你是个好孩子,总是被坑钱也没说过什么,但这钱不能老是欠着。如今他走了,我想着,总要让他清清白白的。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