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年货召唤?(1/2)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目录

久违的,槐诗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终于实现了梦想,如愿以偿地在观众们热情地掌声中昂首走进了维也纳的金色大厅。

在主持人感动到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声音里,所有人狂热地凝视着本世纪最伟大的音乐家。

然后槐诗站在台上,倨傲地看着他们,微微颔首,抬起手掌示意他们静一静。

于是,寂静到来。

所有人屏息以待,忍着感动的泪水,女观众带着期盼的神情以及想和他生孩子一般炽热的眼神。

槐诗淡漠地瞥了一眼,露出了邪魅的笑容,掏出手帕擦了擦手,然后丢掉一边,把起了大提琴,深吸了一口气……

奏出了一曲如泣如诉的《小寡妇上坟》。

然后在自己被愤怒地观众们打死之前,他终于从梦里吓醒了。

躺在床上,槐诗喘着粗气,不知道这究竟是噩梦还是好梦,只觉得心情很复杂。

然后开始自我检讨。

为啥自己跑到金色大厅就拉这么一个破玩意儿啊!

还有那邪魅一笑是个什么鬼哦!

他发了好半天呆才清醒过来,从床上爬起来,看着窗外的阳光,喝了一管之后,无所事事地跑到花园继续发呆。

直到他发现这么发呆下去不是个事儿,就干脆趁着自己今天放假的空闲,换了身衣服,扛着水桶拖把和抹布,开始大扫除起来。

当然,虽然说是大扫除,实际上也就是常规的清理而已。

石髓馆那么大,就算不看两栋已经很久没住人的副楼,光是主馆四层楼就足够他收拾一个月的。

他也就是将大门、前院、大厅还有自己经常用的几个房间收拾了一下,拔掉了一些野草,又提了一桶水到门口,把石髓馆染着灰尘的标牌重新擦亮了一遍。

中午的时候,网上买的桌子和椅子还有玻璃之类的东西就到了。

只不过送货的小哥不论如何都不愿意把东西送进来,货放门口之后跑的比野狗还快,气得槐诗狂打差评,本地的那个家具城竟然都没说什么,直接退了三百块的运货费过来。

所以说,现在的人,为了偷点懒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东西放好之后,把所有破掉的窗户玻璃全都换了,家里看上去终于有了点人气儿了。

起码不像是传说中的鬼宅了。

槐诗休息一会之后,终究开始叹了口气,提起扫帚和拖把上了四楼,去把主卧又重新收拾了一遍,扫除灰尘,开窗换气,被子床单洗干净之后晾出来。

“四楼房间不赖啊,床也不小。”

看热闹地乌鸦落在柜子上,环顾着这个堪称典雅温馨地房间,“你干嘛一直在三楼?你看你那床都快散架了。”

“……”

槐诗沉默片刻之后回答:“这是我父母的卧室。”

“……”乌鸦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你还想着他们会回来么?”

“不知道,可能不会了吧,说不定现在还在国外哪个地方晃荡呢,浪一点的话,说不定连新的孩子都有了。”

槐诗坐在椅子上,挠着头,吭哧了半天之后,有些无奈:“但万一呢?万一他们回来的话,总不能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吧?”

“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槐诗。”

乌鸦怜悯地看着他:“你的父母可能已经……”

“嗯?”

槐诗茫然。

“不,没什么。”

乌鸦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很久,终究什么都没有说,扇着翅膀飞走了。

槐诗耸了耸肩,把东西收拾完之后,关上门,下了楼。

然后躺在沙发上玩手机,沉迷在手游、短视频和沙雕网友们的怀抱里,一直到下午的时候,他一低头,却发现……下巴上好像有点肉了。

“惊了。”

槐诗吓得从沙发上跳起来,摸索全身。确实有肉了没错,他竟然开始有些发胖了?

“补全药剂的本质就是高热量化合物,它的目的是尽量让人能够无负担地将热量吸收,也就……发胖。”

对此,乌鸦很淡定:“你每天躺着不动,胖了难道不是很正常么?要我说,你需要出去走走。”

“然后被人打了闷棍么?”

槐诗瞪大眼睛:“我去上个学都有人送炸弹,要是上个街,怕不是有一车rg在等着我呐!”

“听起来你这是要遭啊?”乌鸦嘎嘎笑了两声,“怎么样?准备跑路吗?想要转学的话总有办法的,是吧?”

“凭什么啊!”

槐诗翻起眼睛看着她,怒视:“这是我的学校,我凭啥跑啊!”

“那么,有什么对策吗?”

她歪着头端详着槐诗的脸,似是好奇:“内心有感悟到什么道理,下达了什么决断吗?不如我们买把狙击枪趁着晚上蹲高一点打他黑枪怎么样?”

“还能这么干吗?”槐诗瞪大眼睛。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