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最后的任务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槐诗从未曾想过叶雪涯的破坏力能够恐怖到这种程度。

  当穹空之上的阴云被撕碎时,无数凝聚为铁的星光陨石就迸发出轰鸣,带着一道道尾焰呼啸而来。

  破空的巨响此起彼伏。

  不知道社保局究竟准备了多久,如今的叶雪涯竟然在短短的一天之内晋升到了四阶巅峰!

  在遍布各地的支援之下,她一个人就好像是一座迫击炮阵地,火力凶猛的惊人。

  挥手之间便有星落如雨。

  大的有卡车大小,小的也有桌子椅子的尺寸,哪怕纯粹的质量难以达到金属的恐怖程度,可漫天星辰如雨坠落的样子难道就是图个声光电效果好看么?

  笼罩在皇宫之上的雾气被瞬间撕裂。

  紧接着,突破了一层层无形的胎膜之后,摩擦至赤红的虚幻陨石已经形成了锐利的锋刃,向着大地坠落时就迸发尖锐的呼啸。

  宫城在剧烈地颤抖着,每一道陨石落地,就会掀翻方圆数十米之内的一切建筑,在大地上留下一道深邃的裂隙。

  裂隙之中,很快有血泉喷涌而出。

  在皇宫的最深处,一道婴儿啼哭的声音响起。

  随着什么东西爬行的轰鸣巨响,黑暗里,那一张槐诗曾经窥见一瞬的巨大腐烂面孔骤然升起,张口,向着叶雪涯喷出了恶毒的日焰。

  汇聚为一束的烈光横扫,瞬间延伸了千百米,所过之处,一切高楼大厦尽数被横扫的日焰斩断。

  就算未曾形成自己的意识,可日巫的圣痕本身的完备程度就足以对外界的刺激做出反应。更何况此刻寄生在夭折之子的残躯中,它完全相当于一个神性在身的升华者了。

  倘若是具有自我的意识和斗争经验,恐怕叶雪涯铺天盖地的攻击会被它瞬间击溃,紧接着将叶雪涯碾死在这里。

  只可惜如今只剩下了本能。

  叶雪涯在北斗星辰的笼罩之下,不断分化出无数幻影,引诱着日巫胚胎对自己进行攻击,而在暗中,参商的力量始终笼罩着彼此,不断‘惊险’地躲过了凌厉的反攻,星辰的坠落越演越烈。

  此刻的斗争,堪称惊天动地。

  而就在一片混乱的宫廷之中,无数人影哭叫着逃窜,不断被从天而降的陨石砸死,或者被日巫胚胎所生长出的触手缠住,汲取,瞬间化作一具枯骨。

  无数稍纵即逝的烈光之中,槐诗灵活地在阴影之间跳跃。

  阴魂的黑暗隐匿带来了绝佳的便利,让他速度飞快地向着皇宫的更深处靠近,而山鬼对植物生机的感应,更是帮助他通过对脚下生机网络的解读,不断避开破土而出的触手。

  就好像两个巨人脚下的蚂蚁。

  凭借着死亡预感,槐诗在危机的边缘开始反复横跳。

  团扇的上的裂隙依旧在缓慢地拓展。

  等团扇破碎的瞬间,他可能就会暴露在四周混乱的群魔之中,等待他的结果不是被分而食之,就是被日巫胚胎的触手抽成一具干尸。

  一片手忙脚乱之中,槐诗踉跄奔跑,口中依旧没有忘记询问乌鸦。

  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不可置信。

  “你早知道叶雪涯要来的?”

  “我为什么不知道?”乌鸦在他的影子中反问:“瀛洲谱系的人将腐梦女王的夭折之子注入边境,不惜将这里变成地狱,意图再造残缺的日巫圣痕。

  现在,日巫已经和这一座地狱结合为一体。

  倘若东夏谱系想要摘果子夺得邪马台,就必须冲着圣痕下手,可不到这里来,怎么控制卑弥呼的圣痕?这里早已经是他们必须夺取的地方了……”

  “可你怎么确定时间啊!”

  槐诗低头,躲过了一道横扫的触手,险些被冲击的余波波及,眼前一阵昏黑,紧接着,听见乌鸦的回答便忍不住吐出一口老血。

  “蒙呗。”

  乌鸦淡定地说:“叶雪涯费尽苦心进这里来进阶不就是为了绝对的优势么?

  现在比赛结果就剩下这么两天一夜了,他们今晚不来明晚也要来,况且拖的越晚变化就越多,自然要赶快——”

  “也就是说你原来一点把握都没有?!”

  想到自己差点真得送菜上门,槐诗的脸都吓得惨白了。

  “这叫风险投资,你懂吧?”乌鸦无奈地叹息:“赌一赌,摩托变路虎,舍不得孩子怎么套战狼!”

  槐诗翻了个白眼:“我就是那傻孩子对吧!”

  “呃……不要看不起自己啊,少年,你比傻孩子聪明多了!”

  乌鸦一看槐诗的脸色又难看了起来,就连忙转换话题:“别讲究那么多了,速度再快点,好不容易有高个在前面顶着,咱们赶快去摸点好东……”

  轰!

  燃烧的陨石从天而降,正好砸在槐诗的面前。

  恐怖的气浪呼啸着飞向四面八方,槐诗整个人像是枯叶一样被卷起,倒飞而出,掠过了坍塌的墙壁,跌入了墙后面的庭院之中。

  不等落地,他就抬起手中的斧子,一个跳劈!

  张口准备尖叫的蛇面侍从瞬间被劈成了两半。

  可临死之前眼珠子里迸射出的绿光却让槐诗的左手迅速地干瘪枯萎起来,看上去好像瞬间老化到了极限。

  槐诗滚落在地,张口,剧烈地呕血,然后猛然扑向了旁边的一颗大树,开始狂吸。

  一颗陨石,让他瞬间重创。

  差点让当场报销。

  摸点好东西?

  别摸到自己的尸体就不错了!

  这里实在太危险了,感觉好像是扛着冚家桶外卖横穿战场一样,稍微不注意就被轰炸成肉泥了,就算没死,最后的结果十有八九也是送菜上门。

  根本不是他这种萌新应该来的地方。

  万幸的是在冲击中他还来记得将团扇藏进怀里,没有当场爆炸,否则他就完蛋了。

  珍贵的时间就这么浪费了十几秒,等他终于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甩手从尼伯龙根里抛出了休养完毕的红手套,然后从地上捡了一个筐子塞进它手里。

  “你去往里面走,碰到什么花花草草就抓两把塞里面,等会来跟我会和,小心别别人逮到了啊!”

  红手套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好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最终还是不情愿地扛起了小背篓,然后一路摸着花花草草而去。

  “注意安全呐!”

  槐诗依旧不放心地站在原地,高声吩咐,很快,转身向着宫城内部摸索而去。

  那一瞬间,他感觉到大地疯狂地颤抖起来。

  好像剧烈的地震那样,瞬间,地动天摇,而原本晦暗漆黑的穹空,此刻却好像被不知何处升腾而起的火光照亮了。

  变成了一片血色的赤红。

  刺痛了每一双惊醒的眼眸。

  槐诗目瞪口呆仰头望天,正准备说什么,就听见一声钢铁扭曲的刺耳巨响贯穿了整个邪马台。

  然后他就看到——

  ——天裂了。

  “那个啥……”

  槐诗麻木地捂住脸,“有谁还记得这个是新秀赛吗?”

  心悦框架的系统骤然浮现,任务面板剧震,浮现出最后的任务。

  【生存】

  ——在漫长的鏖战中,你们已经证明了自身的才能、实力与气运,如今,比赛迎来了最终的考验。

  请在这天崩地裂的灾难中生存下去吧。

  条件,只有一个。

  活下去。

  荣耀之门将为胜者开启。

  “果然,比赛要收尾啦……”

  同样赤红的天空之下,死寂的乐园中,小猫的嘴里探出了一条胳膊,弹了弹烟灰,抬头仰望着天穹之上裂开的巨大缝隙。

  幸灾乐祸地笑出声来。

  “如今看来,还真是大逃杀啊。”

  啊,确实是大逃杀没有错,不过却是参赛者负责逃,怪物来杀……

  回忆起几天以来的欢乐时光,真是让人分外不舍。

  他摇头感慨,叹息了一声。

  奈何,美好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

  凝视着裂缝之外纯粹的黑暗,小猫再次拿起电话。

  “喂?你到哪儿啦?”

  他倾听着电话中的回复,点头:“哦,很好,麻烦再稍等一会儿,我这里还有一件事儿没有弄完……哎呀,真是客气了,以后还要靠大家多多照顾了。”

  电话挂断,他缓缓地抬头,凝视着裂缝外一闪而逝的一点辉光,轻声笑了起来。

  紧接着,远方传来了天崩地裂的轰鸣。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他抛弄着手里的电话,轻声感慨:“再怎么等待时机,如今也该有所行动了吧?”

  随着他的等待,在中央区的黑暗里,骤然有一道属于乐园的气息,令他微微颔首。

  可紧接着……又是一道?

  “嗯?”

  小猫忽然停顿了一下,愣在了原地,不可置信地抬头。

  “怎么会……有两个?”

  两个?

  不论如何分辨都不会有错,可是却令小猫完全难以相信:在那里,竟然有两个带着乐园气息的升华者?”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除了槐诗,这个城市里还有人得到了乐园的传承么?

  在错愕之中,他听见城市的外围终于响起了坍塌的轰鸣。

  黯淡的光芒从虚空中涌现,覆盖在邪马台之上,缓缓地收拢——那是开始向内寸寸收缩的心悦框架。

  属于人世的规则在不断地远离。

  紧接着,近乎沸腾一般的粘稠黑暗自深渊之中涌现,自外而内地涌入,好像岩浆那样,不放过任何一寸土地,将一切都彻底淹没。

  所过之处,一切被卷入其中的参赛者都悄无声息地化为飞灰。

  退场。

  比赛最终的阶段,开始了。

  而槐诗听见了黑暗中传来的清脆铃声。

  赤红色的鸟居之后,黑暗在铃声中舞动。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