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冲钅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翌日清晨,他们在巨响之中惊醒。

  槐诗警觉的从地上爬起,抬头看向洞穴外,结果看到了灰蒙蒙的天空,还有天穹之间游走的雷电。

  很快,随着呼啸而过的飓风,便有一阵豆大的雨点从天穹之上洒下来,在地上摔碎,发出一阵阵低沉的轰鸣声。

  瞬息间,暴雨倾盆。

  河水骤然高涨,浑浊的水流从山上裹挟着大量泥浆冲刷下来,在地上形成了新的支流,倘若不是这个洞穴位于高处的话,恐怕也要被泥浆灌满了吧?

  地动天摇的轰鸣里,远方群山之外,无数电光劈斩而下,好像要将这一片庇护所之外的世界撕裂成粉碎。

  整个世界好像都暴虐了起来。

  “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槐诗本能地想要扯了一嗓子,然后就被傅依在脑袋上蹬了一脚,旋即反应过来:这鬼天气怎么去打精英怪?

  “要休息么?”他问。

  “说好了一起开荒的,刮风下雨都要开,犹豫什么,走了走了。”

  傅依抬起小爪子指向前面,气势昂扬。

  槐诗想了一下,狗脸上努力挤出严肃的表情:“这不是游戏。”

  “我知道。”傅依点头。

  “必要的时候,自己赶快退出,知道么?”槐诗再嘱咐了一句,“不用管我,我是升华者,比你厉害多了。”

  “知道了,放心。”傅依保证:“我一身神装呢,怕什么?”

  “行吧……那走着?”

  “走着!”

  于是,顶着狂风暴雨,大狗和小刺猬出发了。

  “he……tui!!!”

  两个小时之后,槐诗努力地从泥浆里探出头,大口吐出了嘴里的脏水,茫然四顾:“傅依,傅依,你在哪儿?”

  “我这儿呢。”

  小刺猬坐在一截烂木头上,好像划船一样划过来:“就在前面,我地图上已经看到了……”

  “我也看到了……”

  暴风雨的席卷中,槐诗绝望地眺望着远方的滚滚浊流,一条骤然形成的河道将路途阻断了,浑浊的泥水中不时有一根根巨木和大大小小的石块浮沉,冲向了下游的方向。

  别说从这里趟过去了,这要是掉下去还能爬出来,槐诗觉得自己可以改个科目叫狗鱼了。

  “别乱动。”

  槐诗努力地狗刨着,回头吩咐傅依,然后一伸脖子,张大嘴,把她叼起来,龇牙咧嘴。

  被扎的。

  这次真的是狗咬刺猬了。

  “好臭啊,你怎么不刷牙的?”傅依躺在牙齿中间,好奇地扒拉着他的嘴唇,小爪子拉扯了两下,搞的槐诗一咧嘴,被扎得更疼了。

  “别乱动。”

  他摇了摇头,努力地踩着水,爬上了一处泥滩,眺望着不远处的浅水区以及更远处的暴虐河流。

  大概二百多米,还好还好。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狗鼻子里喷出两截炽热的水汽出来,俯下身子,四个爪子踩踏着脚下的泥浆,活动了一下身子。

  “打算干什么?”傅依愣了一下。

  “还能干啥?”

  槐诗低头,摆出了蓄力的姿态,两条后腿上的肌肉疯狂地跳动了起来,体温飙升,震起一片雨水,化作淡淡的白气。

  “当然是——冲钅”

  话音未落,泥滩之上的哈士奇的身影陡然一阵模糊,那半个‘夆‘字已经被他甩在了身后。

  瞬息间,他的四腿践踏着泥浆,在巨响中迸起了一片浑浊的泥浆。泥浆飞起,泼洒在空中,同雨水一同落下。

  而巨狼,已经向前狂奔而出。

  轰鸣迸发。

  ——禹步!

  浊流席卷和暴雨倾盆的浩荡低鸣之中,骤然响起铁块摩擦的声音,槐诗践踏在水面之上,向前狂奔。

  四爪之上的肉垫拍击在水面上,就好像敲在石块上那样,砰然作响。

  在这不可思议的爆发力之下,水面竟然也好像大理石被铁锤夯击那样,崩裂开稍纵即逝的缝隙,紧接着,便在轰鸣里掀起一层层涟漪。

  巨狼撞破了雨水,凌空飞过,不断地在沉浮的树木、石块乃至其他动物的身上接力,将它们践踏进洪流的伸出,向前飞奔。

  好像翱翔在雨中那样的。

  瞬息间,掠过了二百余米的距离,甩头将傅依抛到了前面去,然后自己收力不及,摔了个狗吃屎。

  等槐诗努力地将自己的脑袋从泥浆里拔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瘫在淤泥里已经没有力气了。

  还要靠傅依拿着树枝给他把鼻孔戳开,否则他就要被泥浆憋死了。

  “下次再也别叫我开荒了……”

  他有气无力地喘息着。

  五级进化之后,他的体能已经完全凌驾于现境的那些动物之上,跨入了异兽的范畴,饶是如此,依旧感觉到无比的吃力。

  这河再宽一点,他就爬不过来了。

  如今他的四腿都在隐隐作痛,再让他来这么一次恐怕就真的是投河自杀了。

  所幸,这里已经距离狼群的所在之处不远,不用他再艰难跋涉。

  而趁着槐诗狼狈地趴在地上喘气儿休息的这一段时间,傅依自告奋勇地潜入暴雨之中,去侦查敌情了。

  过了十来分钟之后,傅依就匆匆忙忙地回来,跳到了槐诗面前:“我们好像来晚了。”

  “啥?”

  槐诗目瞪狗呆:“什么叫来晚了?”

  “有人开怪了。”傅依说:“打得和我们是一样的主意。”

  隔着老远,槐诗在雷鸣声里听见了一声霹雳巨响。

  “——哞!!!”

  寒意,冲天而起!

  一阵阵细碎的震动从远方传来,令槐诗脚下的泥浆抖动起来,槐诗下意识地就想要夹住尾巴逃跑,要不是傅依扎了他一下的,他几乎都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

  本能。

  他,不,应该说是这一只野兽的本能被压制了,感受到了危机感,领会到前方所存在可怕敌人,下意识地便想要逃走。

  “你怎么什么事儿都没有?”他茫然地看着傅依。

  “什么什么事儿?”

  傅依不解地歪头:“我只是耳朵被吼得有点疼,你倒是一直在发呆的来着,狗的听力这么好么?”

  不管怎么回事儿肯定和听力无关。

  槐诗看着傅依周围那一层若隐若现的微弱保护罩,忍不住就地恰了一颗柠檬:g账号真好啊,就连护罩都是智能的,随时可以启动……

  等他顶着傅依终于接近吼叫声传来的方向时,从被雨水浸成水稻田的高耸草丛中探出头,感觉到一阵阵刺骨的恶寒,还有那一只被血染红了的公牛。

  巨大的公牛。

  好像黑铁铸就那样,四蹄践踏着大地时,便迸发擂鼓一样的低沉轰鸣。更惊人的是,淤积的雨水和泥浆在它的践踏之下,竟然扩散开一层层惨白的冰霜,被冻硬了。

  暴雨所带来的地形影响被完全抵消了,而且还变成了它的有力增益,光是看着那一只裹挟着冰库一样低温的公牛,槐诗就忍不住咋舌。

  “妈耶,是人是鬼都在秀。”

  他一脸茫然地看向傅依:“只有我一个人不是氪金玩家么?”

  “是的没错,就只有你一个,小声点,他们打起来了。”

  傅依扯了扯槐诗的耳朵,示意他专心去看场中的情况,压低声音说:“会的官方挂,现在决战关头,哪里管得到旁边还暗搓搓地趴着俩伏地魔。

  有傅依幻术的辅助,他们完美地潜行到了附近,槐诗抬起爪子,一根指甲弹出来向前一指,傅依就心领神会的射出了一根尖刺。

  没打中,歪了。

  “咳咳,我开个辅助瞄准,你等我一下哈……”

  傅依在一堆插件里翻找了起来,很快,再度一抖,一根如箭矢的尖刺就无声飞出,贯入那只倒霉鬼的脑门里。

  经验值到手!

  “前面,前面,还有一个!”

  领会到了补刀的乐趣之后,傅依就变得比撸啊撸玩家打刀塔还要积极了起来,眼冒金光:“再来几只我也五级啦!”

  “好嘞!”

  槐诗从善如流。

  在不远处惨烈的斗争之外,他们暗搓搓地开始收割起了别人的劳动果实来。

  比偷菜还刺激!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