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关了吧,没意思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察觉到槐诗怀疑的眼神,郭守缺似是无奈。

  “老夫也不是什么恶魔,怎么就被视作虎狼之辈了呢?”

  恢复中年的姿态之后,郭守缺看上去再没有往日的暮气和阴沉,反而令人感觉风度翩翩,十足的温文尔雅,令人心生好感。

  但用脚后跟想都知道……这货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吧?

  “来嘛,美食的精髓在于分享,就好像吃火锅一样,一个人吃总感觉没什么滋味。”

  郭守缺变魔术一样,从袖子里掏出了两个精致的青花瓷碗,递了过来,似笑非笑的说:“就算是你不喝,那个小姑娘也可以来一点啊。

  她可是刚刚成为升华者,又遭逢大变,放着不管可是会大病一场的……你也不想让她发育期落下什么病根的,对吧?

  身体不舒服,就要多喝热水,就是这样的道理”

  调羹抬起,满盈着清澈的汤汁,倒入碗中,随着一片白玉一般菜叶子的起伏,一缕蔬菜的清新气息便在浓香中扩散开来。天才噺バ壹/

  虽然相信以以郭守缺的水平,不至于落魄到给一个刚升华的小姑娘下毒,但槐诗槐诗试探性的抿了一口。

  然后,便愣在原地。

  感觉吞入腹中的是一缕浓厚到形成实体的香气。

  一线潺潺细流在暖意之中扩散开来,浸透了五脏六腑,令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安详和宁静。

  紧接着,槐诗就感觉到……自己在争斗中所损耗的体力和源质,竟然开始快速的恢复。

  就连地上的乌鸦在郭守缺撒了几滴汤水之后,惨烈的创口也开始快速合拢,没过多久就开始活蹦乱跳。

  钢铁之躯竟然被这一道料理所治愈,看上去简直要多不科学有多不科学。

  短短半分钟不到,槐诗就已经恢复到了全盛状态。

  不多一点,不少一点。

  没有任何超出槐诗把控的异常,也未曾衰弱与槐诗以往的水准。

  这不是分量的把控所造成的巧合,而是自然而然的恢复,并非是炼金药剂,因为没有任何人为强化和催发的迹象,自然也没有任何恶果。

  有效果的就只有第一口,等之后再喝,所能体会到的便只有浓汤的鲜美滋味,没有什么奇特效果了。

  而沉睡在真希在槐诗喂了一点之后,苍白的脸色也迅速恢复了红润,源质的波动也越发的稳定起来。

  老郭这一口直接给她省了几百万的发育期的药剂费。

  槐诗目测,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内,大概不着痕迹的增高了两厘米左右。可惜由于混种的原因,额头右侧的骨骼也随之增殖出了一点隐约的隆起,显露出异化的痕迹。

  以后随着发育期的结束,特征应该会稳定下来。到时候灵魂有圣痕的庇佑,就不用再担心肉体轻易的畸变……

  顿时,心里五味陈杂。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原本还说是使用八房进行祝福,结果她直接就自学成才了……甚至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好。

  难道自己真就看走眼了,她是那种万年难遇的人才?

  但怎么看都只感觉傻芙芙很好骗的样子啊……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把汤喝完,放下了碗。

  “再来一碗?”

  “不必了。”槐诗摆手拒绝:“再喝的话,恐怕就停不下来了……”

  “是吗,真可惜。”

  郭守缺给自己续了一碗,有滋有味的喝了起来。只有槐诗眼角开始狂跳,忽然才反应过来……或许,这玩意儿一碗还好,恐怕喝多了就会出问题吧!

  “琥珀呢?”

  他环顾着四周的时候,才发现少了某个臭妹妹的身影:“她没跟你在一块?”

  “她有她的工作。”

  郭守缺淡定的说道:“用不着担心,我相信八房的事情她会处理的很好……”

  “啥玩意儿?”槐诗整个人都不好了,“你让她去跟八房打?”

  到现在,他用脚后跟都能想的出来,这里的变化和八房不无关系,结果郭守缺这老货虐菜虐惯了就算了,让琥珀去送菜算怎么回事儿?

  他下意识的起身,就想要去往远方轰鸣声的来处。

  可却有隐隐恶意从自己的背后升起,令他僵硬在原地。

  “我说过了,她会处理的很好。”

  郭守缺滋溜着汤,认真的说:“这是属于她的工作,只有她自己解决才会有意义。不论是你还是我,都没有插手的空间。”

  槐诗恼怒:“那也得她能解决吧?”

  “……”

  寂静里,郭守缺看着他,眼神渐渐古怪起来:“怀纸小姐,你该不会以为东夏谱系真的什么都没准备,就把她丢回瀛洲来了吧?”

  那一瞬间,有冲天的光华从他化自在的血色中升起。

  宛如光芒所汇聚成的洪流那样,升上天空,将一切弥漫的恶念驱散,在天穹之上形成了庞大的正方形轮廓,铺天盖地。

  映照着尘世。

  那幻觉一般的镜面中浮现了大地之上的投影,一切都纤毫毕现。

  宛如镜子那样……

  天空之镜。

  如今,那一道悬挂在天穹之上的镜子,映照着尘世之间的所有恶意,肃穆的气息在青铜的色泽中扩散开来。

  自其中焕发而出的,乃是杀意的冰冷光芒。

  “那是什么……”

  感受到其中蕴藏的凌厉的锋芒,槐诗感觉自己的下巴快要掉在地上了。

  忽然想要把真希喊起来看上帝。

  这他娘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高祖初入咸阳宫,周行库府,金玉珍宝,不可称言。其尤惊异者……有方镜,广四尺,高五尺九寸,表里有明,人直来照之,则见肠胃五脏,历然无硋……秦始皇常以照宫人,胆张心动者则杀之。”

  郭守缺放下汤碗,悠然感叹道:“那可是分辨清浊、洞察奸邪,以律令抹杀人之恶意的圣物‘照胆’。

  倘若再向上追溯的话,可就有意思了,嘿……玄鸟那个家伙坏水儿从来多得很。”

  漫长又漫长的沉默里,槐诗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巨镜,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渺小无力又可怜的别西卜。

  看看人家的挂,看看你的挂……

  槐诗翻着白眼,忽然感觉一阵索然无味。

  关了吧,琥珀,没意思。

  明镜映照之下,他化自在的魔境在迅速的分崩离析。诚如历史的暴虐君王那样,以灾厄映照人心,然后粗暴的将这一切恶念尽数剪除。

  照胆映照之下,万物显露真容。

  “■■■——”

  在狰狞的甲胄之后,传来狂躁的声音。

  八房震怒。

  剑刃再度斩落。

  火花飞迸,琥珀手中的长刀再度被斩出一道深邃的裂隙。就在剑刃的裂口之中,有婴儿啼哭一般的尖戾鸣叫迸发。

  “意外吗,父亲?”

  琥珀无所谓的甩去了手腕上留下来的血,抬起左手,摘下了脸上的般若面具,展露出姣好的面容。

  神情平淡又宁静。

  她说,“我前些日子终于下定决心……进阶了。”

  在她的手中,怨恨所凝结的面具无声破碎。

  从她的身后,一双漆黑的羽翼缓缓浮现,展开,酷似婴儿啼哭的鸣叫声越发的清晰,隐隐浮现出自身狰狞的投影。

  还有不逊色于八房的凶戾!

  就在琥珀身后,狰狞的飞鸟展开修长的脖颈,大口吞吸着八房中的灾厄,双目之中迸射出碧绿的火光。

  舍弃了独属于‘座’所垄断的前路之后,琥珀毫无障碍的凭借着自同一源典而诞生的‘奇迹’,完成了进阶。

  融合了瀛洲谱系的化物之后,这是东夏谱系·鬼方之路的三阶。

  ——天帝少女·姑获!

  在照胆的压制之下,无数失控的恶念自魔境之中散逸,旋即被姑获所搅动的黑暗漩涡所吸引,吞没。

  就像是源源不断的失血那样,被恶兽所捕食。

  “■■■■!!!!”

  八房咆哮,再度迸发出尖锐的嘶吼。但是在天空之中,有更加尖锐的声音迸发,将化为灾厄的八房死死的压制在原地,难以动弹。

  就在照胆之镜的镜面之后,一个漆黑的轮廓缓缓浮现。

  那是被封印在镜中的奇迹。

  不定型的庞大躯壳无时不刻的像是浓墨那样的舞动着,可是却被照胆古镜所束缚着,无法彻底挣脱而出。

  而从其中,有九道奇长的暗影缓缓延伸扩散,像是要将天下九州都囊括在阴影之下,化为了八颗威严而肃冷的鸟首。

  以及一道无首之颈……

  宛如瀑布的黑暗之血从那一道脖颈的断口中倾泻而下,灌溉着琥珀身后的圣痕,同属一序的庞大力量以此为桥梁,再度完成衔接。

  就好像独属于她的圣痕遗物那样,令姑获的力量暂时跨越了三阶的极限,迈入了四阶、甚至是四阶顶层的范畴之中!

  “九……凤?”

  仰望天穹的槐诗愕然咂舌。

  他哪里还能不认识这玩意儿!

  这可是他第一次出道时的隐藏boss,他和琥珀那个臭妹妹共同的‘美好回忆’,当时他们为了一个人头还抢的你死我活,现在想来,真是可爱……

  可重点是,这玩意儿不是已经死了么!

  “东夏谱系竟然将它复原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