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新仇旧恨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第十七章新仇旧恨

  以陈奕龙敏锐的听力他当然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却懒得理会这位大校花,他一门心思都扑在生钱和七虫七草丹上,而跟在后面的林绣思也不说话,陈奕龙按照原路返回,在拐角一处的教学楼下面,林绣思眼尖,瞄见一辆保时捷车稳稳停在路口。

  风流倜傥加锋芒毕露的年青教师蔡元靠在车前,他也见到了林绣思,露出一个无懈可击微笑迎了上来:“绣思,我正要去找你,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上,附近新开了一家饭店,主要经营私房菜,味道不错,我请你吃个饭,你这次又不会说没空吧。”

  他当然也看到了走在前面的陈奕龙,直接忽略他存在,把一个穷学生当敌情,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可是内心里蔡元还是禁不住有一股滔天醋意汹涌,眼神闪过一道绿绿的妖光,特别是在今天早上他得知七哥回到泸上的消息,他心头的杀机更甚了。

  “蔡老师,不好意思,我今天约人了。”本来打算跟陈奕龙耗下去的林绣思面对这只一直对她纠缠不休的蔡老师就忍不住莫明的有股怒气,没给蔡元好脸色,快跑几步,追上陈奕龙,伸手就挽起陈奕龙胳膊,语气极其温柔地道:“阿龙,走这么快干嘛?真不懂得怜香惜玉。”

  蔡元脸上的笑容凝结了,尴尬、无语、加恨……

  莫明其妙被漂亮校花挽住胳膊的陈奕龙没受宠若惊,——红颜祸水啊,瞧,这麻烦就来了,不过这已经不是等一次,无论是站在他“后者”这个角度,还是为“前者”一雪前耻角度,他都没有理由放过蔡元。更何况从对方闪烁着妖光的眼神中,陈奕龙知道蔡元绝对不会放过自己,所以他也没放过任何一丝触怒这家伙的机会,哪怕是被人当枪使,陈奕龙也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恶心恶心蔡元,他目光居高临下看着一脸阴沉可怕的蔡元,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颇有气势地道:“蔡老师,我们赶时间,去开房,在这方面男人通常是急不可耐的……下次,下次有机会我们继续讨论有关癞蛤蟆吃天鹅的话题。”

  撇下这句话,陈奕龙反手搂住林绣思,轻轻地去了。

  蔡元呆呆站在原地,脸都绿了,狠狠的一跺脚,阴毒喃喃一句:“你要找死,也别我心狠!”

  蔡元眼神中杀气一闪而过,甚至冒出许些怜悯的目光,似乎看到陈奕龙被人装麻袋沉尸黄浦江的一幕。

  虽然隔得如此遥远的距离,陈奕龙仿佛感受到了蔡元的那一股杀气,轻轻一回头,望了蔡元一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因为他心里一样有杀意,也一点不介意干掉这衣冠禽兽,毕竟一个邪派修士的秉性哪是说改就能改的?哪怕魂穿时空,重生到这个法制社会,他藏在骨子里的阴狠从来没变质过。

  收回目光,陈奕龙瞥了一眼笑颜如花林绣思,一种厌恶由心升起。

  他心中冷笑一声,这女人还真以为自己是那个“陈奕龙”啊,对你一见倾心掏心掏肺,如果不是他跟蔡元本来就有梁子,他会心甘情愿当这挡箭牌?

  “陈奕龙,今天谢谢顶力相助帮我甩开了这只苍蝇,为了达谢你的拔刀相助,我请客,一起吃顿饭吧?”

  一出校门,林绣思笑嘻嘻道,丝毫没把陈奕龙当枪拿的觉悟,或许在她看来,请陈奕龙吃顿饭,是用天大的面子还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情。

  在她这种聚万千男人宠爱一身的美女看来,主动请一个男生吃饭,对方那还不受宠若惊到感激涕零。

  陈奕龙停下脚步松开手,冷冷开口道:“吃饭就不用了,不过,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赶紧走吧!”

  林绣思清晰的感觉到陈奕龙语气中的不耐烦和那个厌恶的眼神,她愣了一下,在她想来,一个曾经苦苦暗恋追求自己的男生,一听到可以和心目中女神单独相处,无疑正明这是一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

  ——他竟然会拒绝?

  陈奕龙直接当她是空气,清雅恬淡美丽,却没要相配的心灵,对待这种女孩,陈奕龙真心不感冒。

  直到陈奕龙干脆利落走了,林绣思才回神,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十分尴尬,难道自己这顿饭是鸿门宴还是杀头饭?她什么时候遇到过如此的冷遇?

  女人好强心被激发出来,不管怎样,这个面子不能丢,不信自己的魅力陈奕龙会无动于衷,她显然没记住一月前的那一记耳光。

  倔强跟上陈奕龙步脚,林绣思在后喊了一声:“陈奕龙,你就这么风度,难怪没有一个女孩子喜欢你。”

  陈奕龙继续沉默着,他对待这种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女孩没半点好感,要跟着就跟着吧,他一点无所谓,却突然听到身后一阵痛呼。一扭头,陈奕龙发现林绣思捂着自己的胸口蹲在了地上。

  “这女人还什么把戏都会玩。”陈奕龙冷眼旁观,心中冷笑,认为这是林绣思一个小伎俩,正要转身,余光看到林绣思身子剧烈颤抖,似乎呼吸困难,情况不太妙。

  陈奕龙犹豫了一下,还是本着良心走了过去,站在林绣思侧面瞧了她一眼,发现她脸蛋煞白,一头汗水,显然是发病的征兆,而这一段时间,陈奕龙研究医书,已经有些心得,虽然瞧不出什么病,但却知道再不救治,情况不仅不妙,恐怕还有危险。

  陈奕龙虽然对林绣思十分不满,但还没不满到见死不救,更何况他已抱着靠医术赚钱的心思,面对这主动上门的实验品,陈奕龙没错过机会,所以他立即蹲下来问道:“你怎么回事。”

  林绣思艰难抬头,看到陈奕龙回来,憔悴和痛苦交织的脸蛋上涌现一些希望,想张口,嘴里却吐出一连串咳嗽声,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陈奕龙微微皱眉,思绪飞速转动,他强于普通人的神识一下爆发出来,记忆中,一本一本的医术,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浮现在他脑海,一边留意着症状。同时,他真气聚于耳间,在林绣思双肺间听都到一阵阵哮鸣音,再看她样子,呼气长而急。

  “哮喘!”

  陈奕龙不确定的得出了答案。

  “你身上带药了吗?”陈奕龙皱着眉头问道。

  “没……”林绣思终于说出了一个字,想说药放在寝室里,可是她已经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老毛病又犯了,只是这一次来得格外凶猛,她希望陈奕龙120急救电话,或去校医务室搬救兵,陈奕龙却蹲在原地纹丝不动——

  “难道他要见死不救?”林绣思不禁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感觉自己都快呼吸不了。

  “我懂点医术,说不定可以治好你,你要是信得过我,就点点头。”陈奕龙轻声问道,语气中有一股淡漠,估摸着以自己从医书上琢磨出来的那套治疗之法,以及前一世的本事,治好林绣思不会太玄。

  林绣思果断地想摇头,脑袋却拼命的点,这是哮喘病的一大特点。

  她心里都快哭了!

  陈奕龙见她狠狠点,他执行力和神识一样爆发出来,没有犹豫,将丹田中微弱真气聚于左手上,捏了一个指诀,隔着衣服,精准无比的点在了林绣思胸口处神封穴道上。

  指触穴位,陈奕龙没第一时间吐真气,真气一吐,林绣思非毙命不可,而是微微逆转着真气,在手臂几处要穴运行了一周,将本就微弱的真气又分成一缕一缕,直到感觉真气中没有那股灼热的戾气,陈奕龙才驱动真气透过指尖涌进林绣思的神封穴位中。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